关键字: 栏目:
以案说法

购买多年的保险被告知失效?看法院怎么说

11月2日一早,连山法院综合审判庭收到了一面书写着“公正执法,清正廉洁”的锦旗,送来锦旗的是一起人身保险合同纠纷案件的当事人蒙某在2001年购买了两份为期20年的人身保险,后被保险公司告知两份保险合同永久失效,因而闹上法庭该案于近日审理终结

 

案情回顾

2001年,蒙某为自己和当时的丈夫杨某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两份定期人身保险,年交保险费分别200多元,保险金额10万元,合同期20年。

2009,孟某外出务工,遂为这两份保险办理了银行代扣保费服务,开始扣费一切正常,直至2012年8月12日开始账户余额不足,扣费不成功,后被保险公司告知保险合同效力中止,应对合同进行复效,接到通知后蒙某对两份保险合同申请复效。

2015年,蒙又接到保险公司通知告知两份人身保险合同不能复效,已永久失效,让蒙某退保。两份保险合同履行已将近15年,蒙某不甘心,期间一直找保险公司询问不能复效的原因,也没有办理退保,并在银行代扣账户存有足以扣取保险费的存款。

其后,蒙某每年都不放弃找保险公司协商复效事宜。期间,被保险人杨某因疾病死亡,发生理赔事由,蒙某再次找保险公司进行沟通,依然无果2020年6月1日,蒙某该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保险公司为其续保定期保险给付被保险人杨某的身故金10万元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本案已过诉讼时效,原告丧失胜诉权;原告因自身原因而未按时支付保费,导致合同无法复效,应自行承担相应后果;因保险合同已永久时效,其无需承担给付杨某故保险金责任,且被保险人杨某原告早已离婚保险合同发生理赔事由的受益人应为其继承人。

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当事人争议事项主要如下

1:两份争议人身保险合同是否已永久失效?

根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第八条第二款规定:“逾宽限期间仍未交付保险费的,如本合同当时具有现金价值,且现金价值扣除欠交保险费及利息后的余额足以垫交到期应交保险费时,本公司将自动垫交该项欠交保险费,使本合同继续有效”。

经查明,原告蒙某欠交保险费时,两份保单现金价值分别609.7元394元足以垫交到期应交保险费,应优先适用保险合同中“扣除合同保单的现金价值以使合同继续有效”的条款,且被告单方中止合同效力后,原告积极配合办理保险合同复效手续,并存入足以抵扣保险费的存款金额认定两份涉案人身保险合同继续有效。

2:本案是否已过诉讼时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人寿保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向保险人请求给付保险金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五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

本案中,被告未依照合同约定扣除保单现金价值,即单方中止了两份保险合同,经被告催告后,原告积极办理合同复效手续。2015年,被告告知原告合同永久失效(即单方终止合同),要求原告办理退保手续,至此,两份保险合同履行已将近15年,原告并未办理退保手续,而是积极与被告进行协商复效。因此,诉讼时效存在中断的情况,被告辩称本案已过诉讼时效,本院不予采纳。

3:是否应追加被保险人杨某的法定继承人为本案必要共同原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二条规定:“人身保险的投保人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对被保险人应当具有保险利益。” 第三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除前款规定外,被保险人同意投保人为其订立合同的,视为投保人对被保险人具有保险利益。

蒙某杨某购买涉案人身保险时,双方为夫妻关系,签订保险合同时指定受益人为蒙某,也经过被保险人杨某同意并签名。后蒙某与杨某于2009年离婚,但离婚协议中并未对保险合同进行约定,且从解除婚姻关系至杨某死亡近10年时间里,杨某从未提出对涉案保险合同更换受益人的申请,应当推定杨某对该人身保险合同指定的受益人为蒙某是其真实、自愿的意思表示。另投保人蒙某,在解除婚姻关系后仍负有长期缴费义务,虽然保险事故发生时,其与被保险人杨某的身份关系已经改变,但在支付保险金时,还应当公平综合考虑可能存在利益诉求的投保人的利益和签约时被保险人的意愿。对被告提出追加被保险人杨某的法定继承人为本案必要共同原告,本院不予采纳。


   最终,法院判决原、被告继续履行两人身保险合同,其中一份因被保险人杨某身亡,由被告保险公司支付保险金10万元合同指定受益人某。原、被告均没有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