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栏目:
以案说法

在最美校园读书

20150528150912114.jpg

六月下旬,有幸参加了法院系统在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举办的领导干部素能提升高级研修班学习。在这所美丽的校园度过了近10天的时间。身处美丽的校园,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

20150528150912636.jpg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的美丽,在杜悦的笔下写得非常细致。他在《杭州,一座最适合毕业旅行的城市》中的《留影最美校园》一节是这样描写的:

钱塘江边,六和塔旁,月轮山上,是浙江大学之江校区,被评为世界50所风景最漂亮的大学。这里有“保存相当完整的近代大学建筑群”,曾荣获“世界近代学府建筑完整保护建筑第二名”,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所大学能成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你就能想象,这里沉淀着多少的历史与文化。

沿着之江路,过六和塔,有一条往山上的小道。拐进去没多久,就可以看到之江校区的大门了。

说是大门,它远远没有其他大学校门的豪华气派,低调,简单,但这扇大门背后的校园,却如古堡般神秘又迷人。

古树苍天,红墙碧瓦,走在校园内,犹如进入了民国时代。还记得《唐山大地震》里张静初的大学生活吗?就在这里取景。

高大的钟楼,漂亮的红砖墙,山坳里的运动场,蓝天白云,宁静安详,如若穿一套蓝衣黑裙的学生装再留影,就像回到旧时代。

之江校区里不仅有校舍,还有名人别墅。隐蔽于山林中的十余幢各色别墅,造型各异,有砖木的,有石砌的,有带铁艺栏杆的,有带回转门廊的……特别是其中一幢上红房,建于百多年前,圆拱门廊,雕花柱子,司徒雷登还曾在那里居住过,亲手触摸到这样一段历史,心中会涌起很多感慨。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前身是浙江大学法学院,2006年台湾光华教育基金会捐资一亿冠名“光华”,2007年春举行了盛大的成立典礼,2007年秋迁址于景致绝伦、建筑典雅的浙江大学之江校区---670亩地的原之江大学校园。

我们在那里学习的期间,正是大学生的毕业季,穿着学士服、硕士服、博士服的学生,三三两两走在校道上,在那些别墅前拍照留念。特别是看见校道上走着的那些学生,男的穿着一套黑色学生装,女的穿着一套蓝衣黑裙,好像真的是穿越时空隧道,见到上世纪初的大学生。此情此景,真象杜悦所说的“回到旧时代”。

晚饭后,我们几个同事总会结伴沿着上山的水泥路登山,去领略这所最美校园的大学的美景。站在山的高处俯视校园,整个校园全部隐蔽的茂密的树林里,真的宁静安详。

20150528150912890.jpg

浙江大学在长期的办学过程中,以严谨的求是学风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以执著的创新精神创造出了丰硕成果,蜚声海内外。1943年,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称之为“东方剑桥”。光华法学院学术氛围浓厚,法学大师云集。

9天的时间虽短,但学校给我们排了满满的课程,请了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人文学院、经济学院、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和杭州电子工业大学人文学院的教授和副教授,还有浙江省休闲养生协会副主席、营养学博士、卫生部国家健康管理培训师吴明给我们上课。我们坐在课室里,伴着窗外沙沙的雨声(那几天刚好是杭州的梅雨季节),静静地听教授大师们的亲切教导,真是莫大的享受!

在这里,教授大师们为我们送上了一道道“美味大餐”。李有星教授结合著名的吴英案、孙大午案、庞氏骗局等案例的分析,讲授了《金融立法趋势与司法理念更新》;方立新教授从我国社会转型的时代特征入手讲解了《社会转型时期的法治建设》;吴明博士以《养生之道与健康饮食文化》的生动讲解,指导我们如何养生和健康饮食;黄华新教授从毛泽东主席说的“干部要学一点逻辑”开头通俗地讲解了《司法工作者的逻辑思维与语言艺术》;黄步琪教授以大量历史和生活中的生动例子,从《领导者的心灵智慧》的角度,为我们送上了一堂生动心理学课;戴志敏教授纵谈 《宏观经济问题与区域经济发展》,教导我们如何通过政府的相关经济信息依法保障经济安全,帮助政府化“危”为“机”;郑建功副教授纵论《道德经与国学艺术》,使我们得到了一次难得的国学熏陶;胡炜教授作了《当前时事政治与社会主义法治理念解读》,增强我们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吴丰军副教授讲了《公共危机管理与媒体公关》,使我们更进一步增强了责任意识,学会了处理公共危机的方法;胡铭教授从分析杨佳袭警案、湖南永州朱军枪杀法官案和系列杀害学生儿童案入手引入公共选择理论讲解《公共选择与极端社会矛盾解决》,教导我们慎重妥善处理可能导致社会不安定隐患的案件。学员们通过学习,法律知识和审判业务水平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个人心灵也得到了进一步洗礼。

光华法学院的院长说,来浙大学习的学员将成为浙大的校友。我们都为能成为浙大一员而感动。学习结束了,我们都依依不舍地告别浙大。

记得校园里挂着这样的一条横幅:今天我以浙大为荣,明天浙大以我为荣!我们知道这是送给今年毕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的横幅,是对毕业生的一种鼓励和鞭策。我想,这横幅又何尝不是送给我们这些老学员呢?又何尝不是对我们老学员的一种鼓励和鞭策呢?(文 摄影/梁智谋)